1. <fieldset id='z1q6l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z1q6l'><em id='z1q6l'></em><td id='z1q6l'><div id='z1q6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z1q6l'><big id='z1q6l'><big id='z1q6l'></big><legend id='z1q6l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dl id='z1q6l'></dl>

          <i id='z1q6l'><div id='z1q6l'><ins id='z1q6l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i id='z1q6l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z1q6l'><strong id='z1q6l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<tr id='z1q6l'><strong id='z1q6l'></strong><small id='z1q6l'></small><button id='z1q6l'></button><li id='z1q6l'><noscript id='z1q6l'><big id='z1q6l'></big><dt id='z1q6l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z1q6l'><table id='z1q6l'><blockquote id='z1q6l'><tbody id='z1q6l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z1q6l'></u><kbd id='z1q6l'><kbd id='z1q6l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span id='z1q6l'></span><ins id='z1q6l'></ins>

        3. 恐怖的雨夜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3

            我不喜歡陰天,更不喜歡下雨,這樣的天氣總讓我有種莫名的恐懼,好像有某種潛在的危險在雨中等待著我。

            所以雨天我是絕不會出門的,即使出門我也會打車或是找人相陪,絕不孤單一個人。

            可是事事都無絕對,即使我再怎麼小心,再怎麼避免,有時候雨天我還是不得不出門的,比如今天,老板突然來電話,很嚴厲,說我有一個項目書沒做好,讓我必須今天改好。

            外面下著雨,老婆要是在就好瞭,還能陪我去,可是……

            我一臉悲傷真想哭,老婆她離開我瞭,她死瞭,死在瞭別的男人的懷抱裡,兇手還沒抓到,我很慶幸,兇手最好一輩子都不被抓到。

            雨越下越大,我站在大門口已經有一個小時瞭,一輛出租車都沒有,怎麼會這麼巧,一輛車都沒有,我有些沮喪,手中的傘被我攥得緊緊的,我心想不能再等瞭,必須走瞭。

            我打開瞭傘,慢慢地小心地走到瞭雨裡,雨立刻噼裡啪啦地打在我的雨傘上,好像數萬把劍直直地向我射來,我的渾身一顫,腿有些顫抖,真想什麼也不管退回去,可是我不能,丟瞭這份工作,我會餓死的。

            因為害怕我加快瞭腳步,聲音重疊,好像有個腳步聲跟著我身後,我頓時頭皮發緊,渾身顫抖,慢慢扭過身去,身後除瞭雨什麼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再走,聲音又起,我可以肯定這腳步聲真真實實存在的,就跟在我身後,我走他就走,我停他就停。

            我不敢再回頭,隻能繼續走,一步又一步,不敢快,不敢慢,心緊緊地提著,每走一步好像都踏在我的心上。

            “是你嗎?”許久我忍不住問道。

            “嗯!”一個聲音細細地鉆進我的耳裡。

            “你還是找來瞭。”

            “嗯!”聲音輕輕地答。

            “那麼你想怎麼樣?”我怒吼著,突然回頭,身後還是雨,沒有一個人影。

            “你在哪?”我四處看著。

            “我在你的心裡。”聲音很輕,但是很清晰,真的是在我肚子裡響起的。

            “你出來。”我大叫,手中的傘被我遠遠的拋開,我瘋瞭一樣抓向自己肚子,用力很用力,一直抓出瞭血。

            然後我聽見瞭她的笑聲,很輕很輕的笑聲,就在我的肚子裡。

            “滾蛋,不要笑,不要笑。”我捂住耳朵,笑聲還在繼續,清晰的讓我發狂。

            “我就要笑,我不但要笑,還要住在你的心裡。”

            “滾……”我怒吼,你不再是我的妻子,你不會住在我的心裡,你是個淫婦,賤人,你該死。“我失去理智般大吼,就像那天晚上,我突然撞破瞭老婆的奸情,我的憤怒一樣,拿起一塊尖銳的玻璃,這東西怎麼會在地上我不知道,雨水讓它反射的光正好讓我發現,所以我撿起瞭它,嘴角帶著笑,用力地紮在瞭心上,就像那天紮老婆和賤男人身上一樣。

            這一下她不會笑瞭,這一下她永遠離開我的心裡瞭。她不會再給我痛苦,不會在我面前和別的男人親熱,我終於擺脫瞭她,也不再害怕下雨瞭,因為我已經死去瞭,靈魂沖出瞭我的軀殼,飄起瞭的時候,我想解脫的感覺真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