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eqweu'></span>
      <i id='eqweu'></i>
      <acronym id='eqweu'><em id='eqweu'></em><td id='eqweu'><div id='eqwe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qweu'><big id='eqweu'><big id='eqweu'></big><legend id='eqwe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 id='eqweu'><div id='eqweu'><ins id='eqweu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code id='eqweu'><strong id='eqweu'></strong></code>

    1. <fieldset id='eqweu'></fieldset><ins id='eqweu'></ins>
        <dl id='eqweu'></dl>

      1. <tr id='eqweu'><strong id='eqweu'></strong><small id='eqweu'></small><button id='eqweu'></button><li id='eqweu'><noscript id='eqweu'><big id='eqweu'></big><dt id='eqwe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qweu'><table id='eqweu'><blockquote id='eqweu'><tbody id='eqwe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eqweu'></u><kbd id='eqweu'><kbd id='eqweu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自殺樹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9

          第一章 靜靜的殺機

          那是一個有月亮的晚上,月亮像是玉盤一樣的鑲在瞭漆黑如墨的夜空,透露著一股子寂寞的殺機。

          一個漆黑的人影,站在一棵樹的面前,他嘴裡念叨著一些奇怪的話語:秀秀,我知道你恨我,恨不得殺瞭我,可是不能,嘿嘿。你讓他們去死,你用你的恨意讓他們去死,可你仍舊殺不瞭我···”

          說完那番奇怪的話,那個詭影就消失在瞭夜空之中···

          幾個女孩子來到瞭這個名叫碧柳山莊的地方,她們是為這裡的風景來的。這裡有著成千株的柳樹,如是一片柳海。

          你們知道嗎?在這裡有一棵許願樹,我聽我一個朋友說,那許願樹可靈瞭,隻要拜一下,你就可以滿足自己的所有願望!羅婉對著高寒和尹一琪說道。

          尹一琪臉刷的一下就紅瞭,她喜歡她們公司的一個經理,那經理英俊帥氣,可以說是全公司未婚女子的夢中情人。

          這真的有用嗎?她問道。

          羅婉笑瞭笑:這個我不知道,聽說的。據說一個老剩女就是拜瞭一下這棵樹,結果三個月後就結婚瞭,嘿嘿,我老公又帥對我又好,工作也不錯,我是無所求,可是你們···”

          全公司都知道尹一琪喜歡那個經理,而她又知道高寒喜歡自己的哥哥。

          而此時那兩個女孩子早就羞紅瞭臉,雖說是許願樹,可是畢竟有點老套,雖說這位是自己的閨蜜,可是做這種事情的話,仍舊有點下不去手。

          再說吧。尹一琪說道。

          晚上的時候,高寒和羅婉睡的正香,卻感到瞭一陣的動靜。睜開眼睛一看,隻見尹一琪躡手躡腳的開瞭門,似是要出去。

          她去幹嘛?高涵不明覺厲的問道。

          羅婉撲哧一笑:你就不想去拜一拜?然後和我哥哥在一起?

          高寒臉一紅,道:睡覺吧。

          然而到瞭半夜,她也跑瞭出去瞭。這一切羅婉都知道,她也是去拜祭那棵樹去瞭。不過她們這一去就是好幾個小時,她想這兩個女孩子不是迷路瞭吧。

          萬般無奈的從溫暖舒適的被窩中爬起來,帶著手電筒去尋找那兩個人。

          這裡柳樹多,秋日的微風吹動著如是女子發絲的細柳絲,在黑夜中像是妖女的頭發,張牙舞爪好不恐怖。

          羅婉緊瞭緊自己穿著的風衣,告訴自己莫怕。

          許願樹在的地方有點兒荒蕪,那個地方就隻有那麼一棵樹。她是知道在哪裡的,但是就是不知道那兩個人知不知道。

          好不容易到瞭那裡,隻看見在遠處跪著兩個女孩子,好像在念叨著什麼,虔誠的樣子,像是一個佛教徒。

          雖然遠,但是借著那冰白的月光還是看清楚瞭,正是高寒和尹一琪,她們是在祈禱。羅婉想笑,卻忽而在遠處看到瞭一雙眸子。

          那裡好似站瞭一個人,羅婉發現那人好像看見瞭自己,她好奇的打量著那人,而那人卻忽而走瞭。

          大抵也是來拜祭許願樹的吧,不過可能見到有人,所以不好意思瞭。羅婉在心中如此想來。

          第二章 胭脂殺機

          第二天,羅婉故意在吃早飯的時候問道:怎麼樣?昨天拜祭的如何?

          高寒和尹一琪不自覺的羞紅瞭臉。高寒的性子比較內斂,人也比較的安靜,不似尹一琪,來的外向些。

          你是不是也有什麼所求,所以也想來拜祭的?尹一琪說道。

          沒有。我隻是怕你們迷路。羅婉說道。

          尹一琪不屑一顧的說道:你太小瞧我們瞭吧。你不是說瞭嗎,綠柳山莊外面,一處荒蕪的地界,唯一的那棵樹,就是許願樹瞭。

          而就在幾人談笑之間,忽而一陣聲音從遠處傳來。一看,老板不小心把東西掉在瞭地上,他神色倉皇,好似受驚的小鳥。

          你怎麼瞭?老板。尹一琪說。

          ···沒什麼。老板飛也似的逃走瞭。

          真奇怪。尹一琪念叨著。

          而更詭異的是,老板竟然私自進入瞭她們的房間,把裡面所有的東西都換瞭。那些什麼瓷器啊、牙刷啊全部拿走瞭。

          尹一琪不解:···,你這是幹嘛啊?

          不好意思,我才想起來,這些已經很久沒有換過瞭。他說道。

          尹一琪沒有再問,隻覺得這個老板不太對勁。之後便拉著羅婉和高寒出去玩瞭。